上海出租车4万辆,无障碍车200辆,老人出行如何不为难?

近日,有几名残障人士在驾驶电动轮椅进入轨交3号线宝杨路站时遭拒;不少老人也向上海市民服务热线“12345”反映老年代步车(也叫电动轮椅)遭遇出行难的问题。

如今,随着人类平均寿命的延长,行动不便的老年群体日益庞大,老年群体的出行问题却存在种种“痛点”。随着城市信息化发展,轨道交通四通八达,网上约车随叫随到……可对老年人来说,这些便捷似乎没有给他们带来方便。如何让老人出行不为难?这成为两会会场内的一个热议话题。

老年人代步车上路难

截至2018年底,上海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占户籍人口的34.4%,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已达81.67万人。根据有关研究预测,到2030年,上海户籍人口中60岁及以上人口所占比重将达到44%左右,80岁及以上的高龄老人将达到130万人,占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至20%以上。

“老年代步车是近年出现的新生事物,我们在上海国际养老辅具及康复医疗博览会、进博会上都能见到,上海街头也不少见。”市政协委员、市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凤懋伦说,老年代步车满足了老人的出行需求,但是没有“出生证”,报不了“户口”,车辆非法上路,为老人出行增加困难。老年代步车上路,也给道路交通管理带来困扰,因为不在非机动车之列,上路不合法,理应取缔,但是面对颤颤巍巍的老年人,交警执法也为难,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此外,老年代步车没有统一的标准,都由生产厂家决定,安全质量堪忧。

市人大代表、九三学社静安区委主委严俊瑛发现,部分新能源公交车的报站功能和一些设置对老年人并不友好。她以经常乘坐的136路为例:“整个车厢内前后约有5块电子显示屏,只有最前面一块是滚动显示下一站的到站信息,但字体很小。”此外,新能源车存在上下车踏步太高的问题,老年人上车跨不上,下车撑不住,手又无处拉。还有一些代表委员反映,本市一些无障碍设施标示不明。从地面通过无障碍设施进入轨道交通站点,有的见其入口而无法入,一个站点少则两三个入口,多的有十七八个,大型枢纽站的入口更有二十多个,由于标示不明,常常将一些坐轮椅的老年人绕晕。

“老年人打车出行也很困难。”市政协委员、上海师范大学社会保障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郝勇说,一方面,老年人乘客搭乘出租车去医院的比例很大,医院周边停车难与交通拥堵问题并存,再加上老年人行动不便、反映迟缓,出租车司机存在不愿搭载老年乘客的情况。另一方面,老年人还习惯于电话叫车与街头扬招,不会用智能手机APP软件叫车,打车越来越难,甚至出现街头站半小时也打不到车的情况。

无障碍出行要破这些“关”

代表委员们认为,无论从加强城市治理、提高治理效能的角度,还是从提倡老年人积极养老、满足老年人迫切的出行需求的角度来看,全社会都不应该回避老年电动车出行问题,而应综合考虑社会效益,想办法解决问题。

一些代表委员建议,有关部门应总结早年电动残疾车、电动自行车以及近年共享自行车等由“野蛮”生长到予以规范的经验教训,尽快就老年代步车上路合法性、属性分类、技术标准、管理规范、乘坐人状况等作系统性研究,给予其“出生”的合法性,并且修订《上海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为其“成长”提供管理和规范依据。

“在管理上要制定技术标准,规定车型,建立目录和进行牌照管理。”凤懋伦指出,从老年人身体状况与使用需求、居住条件与电梯规格等实际情况出发,综合上海道路状况、道路安全等因素考虑,明确老年代步车的代步属性,归入非机动车类别,一些细则标准需要确立。比如,代步车尺寸只容下一个人身位,速度最快只能相当于一个健康成年人正常行走的速度,充分运用现有的智能化和安全保障技术,确保安全。另外,也应明确诸如老人健康状况不佳、遇到下雨或极端天气、其他不适宜出行上路等情况,老年代步车不能上路等规定,制定严格的管理规范,确保老年代步车从“出生”之时就能得到规范管理、获得健康发展。

代表委员们建议,为了让坐轮椅的老人出行更方便,应在全市所有轨道交通站点的所有入口处标示本站点无障碍设施所在具体位置。在全市街头路口、街区和楼宇等地方,也应明确标示本区域或道路上无障碍设施所在的具体位置。有关职能部门与还可与高德、百度等导航软件开发商进行沟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搜周边”中显示相关区域内的无障碍设施。市政协委员,华东师大经管书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高向东说,需完善地铁站点内部适老化出行的改造细节,可参照东京、北京等城市的地铁站点特点,充分利用剩余空间,通过增建轨道吊车、缓坡通道等方式让更多出行不方便的老年人和残障人士也可自行乘坐地铁或公交。

出租车市场细分助老出行

对于老人打车难导致出行难的问题,代表委员们建议,可进行出租车市场细分,扩大无障碍多功能出租车的使用范围,并探索分类管理,适应社会和市场的需求。

市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李红委员说,上海运营出租车有4万多辆,还有滴滴打车等,总量并不少,但始于2010年世博会的无障碍多功能出租车,全市仅有200辆,由强生出租公司负责运营。这些无障碍多功能出租车与患病的、年事较高腿脚不便的,特别是要依靠轮椅出门的特殊老年群体基本无缘。根据制度设计,它们主要用于满足市残联注册的全市3万余名下肢重度残疾人士服务需求。“在现行的制度和政策框架内,对上海的出租车进行市场细分,将无障碍多功能出租车单独划为特殊用途一类,明确其服务老年人、残疾人等的特性,与一般出租车相区别,并给予相应的鼓励政策。”

代表委员指出,为了可持续性服务,本市需明确无障碍多功能出租车的市场化服务性质。在继续保持满足市残联注册的下肢重度残疾人士需要的服务模式和收费标准的情况下,针对有实际出行需求的特殊老年群体,在兼顾成本利润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基础上,建立市场化服务的价格机制,确保经营企业可持续运营。在总结现有200辆无障碍多功能出租车使用情况的基础上,根据轮椅出行的特点,可鼓励车企协作选择或开发合适的车型,完善相关设施和便民配置,满足无障碍多功能出租车的使用要求,列入出租车上牌目录。根据市场需求,盘活或增加出租车企业的车辆额度,以增加无障碍多功能出租车的数量。

郝勇建议,可将传统电话预约与新兴网络叫车结合起来,将功能融入上海养老服务平台。老人给平台打电话,通过后台转发到社会化打车平台中,解决老年人与打车平台脱节的问题,“这个平台应该使用简便易记的短号码,方便老年乘客约车。”此外,政府部门应对这一平台进行有效监督,避免出现司机绕路、随意加价等问题。

【网友声音】虽然老了,我还想在城市里自由行走

面对越来越多的老人,以及出行不便的残疾人,我们这座城市准备好了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的读者、网友们通过上观新闻微信公众号踊跃参与讨论。

对于老年人、残障人士出行难问题,有些网友感同身受。

有人提到,“中山公园这个换乘真的太怨念了”“人民广场地铁站出口不下20个,通往地面的无障碍电梯在哪啊?”

网友“always”说,不要说残障人士了,妈妈们推着婴儿车就能感受到,好多地方非常不友好,都是推着推着就只剩下台阶了。

网友们普遍认为,城市人口步入老龄化,也该有更健全的老龄化配套设施。

“Lydia云”说,上海如果要走在全国人性化城市管理前列,必须好好梳理无障碍通道。

“梅宝”说,国内这方面确实做得不够好,在日本、新加坡等地方,公共场合都有残疾人通道,在那里可以看到很多坐着轮椅出来游玩的人们,商场、地铁、甚至迪士尼都有他们的身影。希望上海也能多参照学习,让更多的轮椅可以走上街头。

“Junjie”呼吁,希望有关部门在这座城市跑一跑,设身处地站在老年人和残障人士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解决问题。

“大柳”说,老吾老,为老人创造便利,善莫大焉。

“Rachel”说出了许多网友的心声:希望上海能够越来越好,有越来越多的人性关怀,越来越多的人文体现,让每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感受到温暖。